不过他说车是借朋友的
2020-01-13 17:4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记者见到张高平时,他开着一辆白色轿车,不过他说车是借朋友的,当年拿到国家赔偿后,在老家建起了一栋5层的楼房,尚未装修。对于侄子的事,张高平却不愿多说。采访中,张高平一直在抽烟,他告诉记者,虽然才50岁,但是自己已经出现耳鸣眼花症状,导致无法正常上班,这就是当年坐牢留下的后遗症。

最近,内蒙古呼格冤案全国关注,当年被枪毙的青年呼格吉勒图的父母终于等到了平反的结果,18年前专案组组长也被带走调查。在这起案件被关注的同时,张氏叔侄冤案也再次回到人们的视线中,虽然已经被平反一年多,但是当年的办案人员有没有被追责?近日,记者赶赴黄山见到了当事人张高平,他告诉记者,他们叔侄俩至今未得到任何当年办案人员被追责处理的结果。

面对媒体的关注,张高平告诉记者,他明白大家都想知道自己这起冤案的办案人员有没有被追责。但是自从去年被判无罪以来,他至今没有收到任何一个办案人员被处理的结果。

前不久的12月4日,我国首个国家宪法日,张氏叔侄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邀请,参加了宪法活动日的现场活动。这对黄山歙县的叔侄因为2003年发生在杭州的一起强奸致死案被判刑,十年后的2013年3月26日,案件重审他俩被判无罪,在过去一年里,两人备受关注。最近,内蒙古司法部门为呼格吉勒图平反昭雪,18年前专案组组长也被带走调查,而张氏叔侄也再次回到媒体视线,上海、江西等地的电视媒体已经对其进行了采访。

因为张氏叔侄冤案,被誉为“女神探”的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聂海芬就曾经被央视报道过。张高平说,自己对于聂海芬完全没有印象,在被调查期间,只有一个女警来取证过,将自己的衣服和指甲拿走调查,但是这名女警是不是聂海芬,他也不知道。

今年4月份,浙江省政法委有关负责人称,调查组将对“二张”错案原办理过程中公、检、法各部门办案环节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并将根据调查情况,严肃依法依纪追究责任。浙江高院院长齐奇当时也表示,将对办案人员进行组织内部问责。

张高平说,除了聂海芬,自己仍然记得当年的经办民警金某,检察院办案人员徐某、赵某,以及当年一审宣判的庭长方某,但是他却没听说任何一个人被问责处理。安徽商报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glrzd.cn安徽省贵池市补心商贸有限公司 - www.hglrzd.cn版权所有